■受持續暴雨影響,廣州從化中山大學南方學院山泥傾瀉,校內地面坍塌。圖為學校發生山體滑坡,碎石滾落到路面。 新快報記者 孫毅/攝
■灌村派出所民警譚鑒森。新快報記者 曾泓/攝

■從化特警中隊鄧志城。 新快報記者 曾泓/攝
  記者記錄警隊生死救援全過程
  ■新快報記者 劉操 通訊員 楊明華 楊敬 陳立雄 吳賢曼
  5月23日,從化市突遭60多年來最強的暴雨,從化警隊1000多名警力迎來了一次大考。面對突如其來災情,從化全體民警迅速取消所有外出休假,全警上崗集結投入救援。自23日上午9時許便投入救災工作,直到24日凌晨4時,從化警隊協助災區群眾安全轉移1300餘人。
  一大早110就已經被打爆
  “我的車拋錨了”、“我的貨物來不及搬了”、“我被困在水裡面了”……從5月23日早上開始,從化市110指揮大廳變得異常忙碌,群眾求助警情已經打爆了110接警電話。同樣在當天早上,從化市公安局指揮中心下達了“全體民警取消休假,立即返回單位備勤”的調警指令。
  “強光電筒正常”、“警用雨衣配備”、“警用水鞋配備”……隨著彙報裝備到位的聲音響起,第一批參與搶險工作的200名警力已在清晨緊急集結完畢出發。
  在洪水來臨前的早上9時30分,溫泉派出所的民警就開始通知溫泉牌坊附近市場的檔口立即轉移。10時多,洪水突然漲高,溫泉派出所又立即協調到皮划艇,將被困的100多名村民安全轉移了出來。
  扎進四五米深的水中救人
  暴雨繼續,流溪河的水位暴漲。下午1時30分許, 110指揮中心的一條報警信息下達到了新城派出所:有群眾發現一輛小車由於剎車不及,衝進了流溪河大橋橋底的積水中,目前該車進退不得,未知是否有人員遇險。
  2名民警迅速趕赴現場,此時流溪河橋底過橋隧道已經完全被洪水淹沒,一輛黑色的小車僅露出車窗以上的部分,在奔流的洪水中晃動。看到河水仍然在迅速上漲,民警蔡文區不及多想,蹚著齊腰深的洪水到小車旁邊,最終確認車內沒有人員被困。
  下午5時30分,江埔街和睦村中一家五金廠內18人被困,被困人員全都站在車頂上面等待救援。此時,河水暴漲,水流湍急,民警放下救生艇前往。而在岸上,十幾個民警將繩索綁在皮筏上,一齊用力拽住,防止皮筏被沖跑。最終,18名被困人員獲救。
  夜幕降臨了,晚6時30分,溫泉派出所接警,有一名青年不慎落入溫泉鎮的水池中,水池中蓄滿了四五米深的水,2名處警民警黃毅勛、利燦基到場後絲毫沒有猶豫,一頭扎進水池中搜索。
  救援後民警暈倒在派出所
  從化中心城區也未能幸免,街口地區各個路段發生不同程度的水浸,部分地區水浸嚴重。從化市公安局晚6時44分通過官方微博提醒市民:現在市政人員開啟了沙井蓋排水,提醒家裡小孩尤其不要出外!
  晚上8時,市區城內派出所社區民警何炳泉穿著拖鞋,拿著手電,在所屬多個樓盤內挨家挨戶地通知住戶,讓他們一定要住到高層的卧室中,車庫內的車一定要開到安全的地方。何炳泉住在從化村子里的老父親給他打來電話,告訴他家裡的家禽都沒了,他告訴父親:“你今晚住到樓上去,家禽沒了我給你買。”到晚上12點,何炳泉所在的轄區每一戶住戶都收到了通知。
  深夜的救援難度變大,很多救援民警手機沒有信號,有些對講機浸水後也不能使用。晚9時50分,江埔街鳳院村周圍一片澤國,準備進村的船和另一艘衝鋒舟相遇,船上有送進去的晚餐,衝鋒舟上的民警就在一片洪水中冒著雨開始特殊的晚餐。
  工作到凌晨4時30分,救援接近尾聲,確保了所救援轄區村民安全後,江浦派出所民警沈楚鋒回到派出所,直接暈倒在地。
  救援故事
  1
  溫泉鎮灌村派出所民警譚鑒森:
  將老人舉過頭頂
  抬出2米深的洪水區
  23日上午10時許,溫泉鎮石南村雨水不斷涌進來,村東北橫檔隊水深達1米多。溫泉鎮灌村派出所接報,在橫檔隊緊鄰河邊的一間瓦房內,一對70多歲的老夫婦被困家中,其中阿婆體弱多病。
  灌村派出所5位民警立即趕到現場,卻發現被困村民的瓦房距離安全地帶有100多米遠,中間全是水流湍急的洪水。
  “我們都是臨時被通知救援,從家中趕去,連雨衣都沒帶,但我們會水。”民警譚鑒森回憶,狂風暴雨中,沒有任何防雨、防洪裝備的幾名民警赤腳拖著一個木排,“游”到老人被困的瓦房。
  木排很小,一次僅能運一個老人。老伯先上了木排,5名民警推著木排“返程”。途中,水流太急,木排幾度控制不住被掀翻。5位民警將老人舉過頭頂繼續前進。譚鑒森說,“我們要讓老伯穩一些,5個人大聲喊‘一、二’的口號,使步伐一致。”
  老伯安全後,民警發現原路水深已經超過2米,這次他們游向瓦房。為了防止意外,民警在途中還用繩索死死拴著一根燈柱和一棵荔枝樹,以形成救援生命線。2名民警衝進瓦房將癱坐在閣樓里的阿婆抱起,扶著繩索將阿婆托起運抵安全地帶。
  5名民警在橫檔隊花了一個多小時才把這對老人救出來,而他們也在水中浸泡了一個多小時。
  2
  從化特警中隊鄧志城:
  抬起300斤重快艇
  從底部把隊員拽出來
  23日晚7時,特警中隊的3名警員鄧志城、鄧子夫和李華勇來到已全面停水停電的江埔街鳳院村救援。彼時,鳳院小學對面區域全是急流暗涌,一戶村民十餘人被困。特警隊員的快艇開去營救,十餘人全部上艇後,由於動力不足,快艇被橫過來的急流直接衝下下游,幸好被荔枝樹卡住。一名特警隊員跳下水中,用力把艇死死地綁在荔枝樹上。特警下水1個多小時後,眾人等來了前來救援的皮筏艇。
  群眾上岸後,3名特警隊員感覺快艇動力可以支撐,繼續搜尋。不料驚險再次發生。在一處2米多深的急流處,快艇撞倒了一部車頂淹沒了的小四輪車擋風玻璃。“嘭”的一聲,快艇被整體撞翻,3名特警隊員落入水中。
  生死之際,班長鄧志城先將快艇的螺旋槳熄了火,然後大聲呼喊著鄧子夫、李華勇兩人的名字。“李華勇在,但是鄧子夫沒有反應。”鄧志城感覺鄧子夫可能被快艇罩在了水下。過了一分多鐘,鄧子夫才探出頭,雖然身體不能動彈,但是還大聲喊:“城哥,我沒事,就是頭卡住了。”
  鄧志城和李華勇使出全力將300斤重的快艇抬出一點縫隙,拽出李華勇。3人死死抱住水流中的荔枝樹。深夜11時許,廣州支援而來的衝鋒舟抵達,3人獲救上岸。剛剛經歷了生死一線的3人再次登上衝鋒舟前往救援。
創作者介紹

韓流

qlhmhebisuk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